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293章 ‘命’之十圣的挣扎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样的光景,没有地平线的大地上,倒着无数的尸体,这些尸体并不是无名小卒,他们之中的每一个都能以一己之力修正多个法则世界的进程,这些全都是凌驾于世界之上的高手,不过没用,在这个战场上,单纯超越于世界之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,这些尸体就是明证,即使是凌驾于世界之上的怪物,在这里,也不过是一抓一大把的炮灰罢了,不管他们生前有多辉煌,死在这里的话,那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    满是死尸的大地上,唯一站着的...只有自己?为什么?这是为什么?不对!!还有一个,视线似乎顺着沉重的呼吸声传来的方向望过去,还有一个站着的人,比起成年人,这个人的身材要娇小得多,看到这个人的第一眼,难以置信,目光无法从她的瞳孔中移开,这是一个多么悲伤,多么痛苦的眼神啊,像是从欣喜的天堂突然掉下了十八层地狱,无法形容的绝望,而这个身材娇小的少女,手里握着的,却是一把长度甚至比她的身高还要长的巨剑。

    ,世人不被允许叫出它的真名,不过自己知道的,自己知道那是什么,现在,对于世人来说,这把剑的名字,是破虚,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,自己本来就应该知道,手持破虚的少女,拖着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蓝白色连衣裙,用那连呼吸都异常困难的身体,一步又一步地往自己这边走过来,那绝望的眼神,在某个瞬间增加了坚定的感情,而就在这个瞬间,破虚以撕裂世界的速度在自己的脖子上划过。

    眼皮好沉,好想睡一觉,视线捕抓到的世界在旋转,不对,这个世界并没有再发生任何变化,只是自己的脑袋被砍了下来,隐隐约约还能看到,自己那无头的身躯,已经流不出血了,和那个蓝白色连衣裙少女一样娇小的身躯,在脑袋被砍下来后也迅速软了下去,眼前所见的世界逐渐变得模糊,不知道为什么,想要再看一眼那个砍下自己脑袋的少女,用尽最后的精力,努力看清了,最后的目光集中在她的脸上时,终于看到了,对方的真面目,对方的名字,所有的一切,自己都应该一清二楚,砍下自己头颅的人,正是奈叶!!

    “另一个的我,你怎么了!!!”Levi急切的呼喊传入了自己的脑中,模糊的影像瞬间退散,刚刚看到的东西似乎只是修罗梦廊中的幻象,视线恢复过来后,自己看到的,还是那个身穿淡紫色连衣裙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我...我没事,刚刚好像发了下呆。”菲特示意里人格不要担心,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被砍下头颅的...该不是自己吧,刚刚那是幻觉?还是自己因为过于紧张示意产生的臆想?无法想象,可是唯有那个眼神忘不了,奈叶那绝望的眼神,无论自己怎么去忘却,可是脑子里还是留下了无法磨灭的烙印,比起被斩下首级的恐惧,这种眼神在自己的脑海中更加印象深刻,“现在,决斗还没结束,对,我还在战斗,还在和梨花...”

    “另一个的我...”Levi刚刚只是觉得菲特有那么一瞬间失神了,下意识地招呼她一声后,菲特的精神状态从原本的勉强维持镇定变成了极为不稳定的状态,似乎只要再有一点点刺激就能让她崩溃,Levi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只知道刚刚菲特好像回想着什么东西,只是回忆得太快,她也搞不清楚刚刚那个瞬间菲特究竟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Levi,我...我真的没事。”菲特用连自己都无法说服的语气安慰道,同时视线重新集中在梨花的决斗盘上,“现在梨花的所有牌都被除外了,生命值也归零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决斗场还没判她输,可是只要胜负规则不变,她就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,这场决斗,还是我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菲特酱,你太小看我了,我可是为了逆转那个终局努力到了现在的,如果连这场决斗的败亡都无法逆转的话,那我还有什么资格改变那个结局?”梨花说话间,她前方的位置浮现了一个非常科幻化的机器,“在奥利哈刚天神荡发动的瞬间,我连锁发动了陷阱卡,虽然奥利哈刚天神荡的发动不能被无效,可是它却能被连锁,这样的话我就还有机会,还有改变这场决斗的结局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Levi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,可是却又不确定,如果是梨花,如果是这个‘命’之十圣的话,也许她真的有办法,奥利哈刚天神荡的发动是绝对不可能被忤逆的,梨花使用卡里面绝对不存在能抵御这张牌效果的东西,她实在想象不出,究竟还有些什么东西,可以在奥利哈刚天神荡的绝对力量面前保下永火·零。

    “我连锁发动的是通常陷阱,亚空间物质传送装置,这张牌的效果,可以除外我场上的一张牌。”梨花强的机器开始映照出一张牌的模样,“这就是我为了改变结局所做的挣扎,菲特酱,改变命运的,绝不是英雄,而是人,我作为‘人’,根本无力反抗命运的倾轧,不过,被倾轧后,我还有站起来的勇气!!!”

    “等等,难道说亚空间物质传送装置除外的牌是...”菲特瞪大眼睛看着那个机器上映照出来的卡片,她发动奥利哈刚天神荡的瞬间,梨花的场上有三只战斗怪兽,巡死神、永火死亡龙以及永火·零,而用亚空间物质传送装置除外巡死神和永火死亡龙都没有任何意义,那梨花能做的事就只有一件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自行除外的牌,就是我场上的永火·零。”梨花前方的机器清晰地显示了自己保管的东西,同时掉落在地上的一张牌重新飞回了梨花的决斗盘上,舱门也在这个瞬间缓缓打开,那个如同修罗恶鬼般的战斗怪兽再次出现在了空无一物的战场上,“奥利哈刚天神荡唯一的弱点,那就是除外区域,在它发动的瞬间,永火·零已经被我的陷阱卡送到了除外区域,这时候的永火·零不接受奥利哈刚天神荡的效果,而奥利哈刚天神荡的效果结束后,因为亚空间物质传送装置的效果,永火·零再次回到场上,只要永火·零仍然在场,那我就不会进入败亡判定,所以我现在还没输!!”

    “怎么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