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001章 命运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若欲望无法熄灭,那就想办法满足,即便欲壑难填,也不负锦绣华年,迢迢此生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日落时分,长安城上的天空,残阳似血,云层瑰丽,美得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太阳将下山,天一黑,源香院的院门就会锁上,到时定有人发现她不在源香院。偷盗香药是死,盗取香牌是死,她两样都犯了,再加上入夜不归,明日她就会被定为逃奴。

    她见过逃奴的下场,她绝不想落到那个地步。

    安岚看着眼前的男人,额上冒出细微的汗。

    这是赌命的一刻。

    今日她若不拿回那张香方,不仅她,安婆婆,还有金雀,都得死!

    可现在她最多只有一刻钟时间,一刻钟后,被她敲晕的陈香使会被人发现,接着定会有人找到这边,她的身份也会跟着被揭穿。

    马贵闲仔细瞧了瞧安岚手里的香牌,又斜着眼上下打量着对方,眼前的女子并非倾城之色,五官甚至还没完全长开,但胜就胜在年幼,瞧着不过十三四岁,脸上的肌肤就像刚蒸好的白玉豆腐,娇嫩水灵得让他心里直发痒。片刻后,他才笑眯眯地道:“陈姑娘想跟在下谈买卖?不知姑娘拿出来的香品,是不是也如姑娘的人品这般?”

    他的言辞语气乃至眼神都带着轻浮,安岚却未理会他的调戏之言,垂下眼,将桌上的香炉移到自己跟前,然后拿出之前准备好的香品。

    巨大的沉香树下,夕阳的金辉在寤寐林的亭台水榭间浮动,东边挂着栈香木的次等精舍内,一缕青烟从镂空的八宝吉祥青瓷炉内缓缓逸出,初始聚,进而散,再而拢,非烟若云,纤柔婉转,却,杀机重重。

    马贵闲顿觉心旷神怡,随后眼前那双白皙柔嫩的手渐渐模糊,模糊成他及冠那年,他将奶娘六岁的孙女抱到后院花园的假山里耍完,小丫头抽噎哭泣的声音让他激动万分,纯洁无暇的身体更是令他获得从未有过的愉悦和变态的满足。

    只是没几天,那小丫头就病死了,他心里惋惜不已,却不想奶娘的蠢儿子竟藏着一把剔骨尖刀,通红着双眼过来找他……

    安岚见马贵闲的眼神开始变得空洞,是香的药力起作用了,她耐心等了片刻,见马贵闲依旧没有任何反应,似丢了魂,才大胆站起身。

    而此时,有人在寤寐林的花园一角发现倒在地上的陈香使。

    另一边,离栈香木精舍不远的一角小亭内,一位正独自煮茶的锦袍公子忽然停下手里的动作,看着壶里氤氲而起的水雾,既讶异,又不解。

    安岚在马贵闲的床上翻找时,醒过来的陈香使已带着人一间房屋一间房屋地查找,眼见离栈香木精舍不远了。

    马贵闲的眼神开始散乱,面上露出惊恐之色,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,喉咙里发出怪异的声音。安岚正好找到马贵闲藏在暗格里的香盒,忽听到这样的反应,吓一跳,慌忙回头,便见马贵闲面上的表情有些扭曲,似恐惧,又似得意,但很明显,他此时并未清醒。

    安岚怔怔地看着那缕时秾更薄,乍聚还分的香烟,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妖异,幽冷的香浸透每个毛孔,她打了个激灵,猛然回神,便见马贵闲的眼珠开始转动,是香的药效要过去了。她再顾不得多想,打开手里的锦盒,将底部那层丝绸揭开。

    丝绸下面果真放着一张写了各种香材的观音纸,她松了口气,小心拿出来。

    半个月前,她和金雀被诬陷偷香,虽没有确实证据,又有安婆婆苦苦求情,但两人还是为此各挨了十大板,接着又被关进柴房饿了两天。当时金雀含着泪对她道:“安岚,你去考香使吧,那些考题定难不住你,你成了香使,就没人敢这么随便欺负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岚,你不想吗?”

    “考香使的名额在王掌事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桂枝那小贱人认了徐掌事做干爹,她也盯着那个香使的位置,正想着怎么整死我们呢,这个名额是不好拿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冲动,如今婆婆的病还得靠王掌事开恩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要不是为了婆婆,今日我即便是再吃一顿打,也要撕了那小贱人的脸!”

    “别糊涂,香奴的命不值钱,咱若动手了,被直接打死谁都不会过问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金雀擦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